>>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時政 -> 寧夏點擊
讓“父親山”山更青水更綠
——寧夏推進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紀實
2019-05-08 07:02:59   來源:寧夏日報

  相關鏈接:

  保護“母親河”守護“父親山”,打造銀川都市圈西部生態屏障

1.jpg

賀蘭山下自由奔馳的馬鹿群。

  寧夏的“父親山”、天然的地質博物館、生物基因庫,西北地區的綠色屏障……這些稱謂,是寧夏人對賀蘭山的美譽。

  1988年,賀蘭山獲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前些年,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內的人類活動日漸繁雜,特別是2003年擴界后,新劃入保護區的賀蘭山北部,由于大量礦產開發導致昔日郁郁蔥蔥的青山滿目瘡痍。

  歷史之問,寧夏作答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

  美麗中國,需要千千萬萬的人建設、呵護。

  寧夏,三面環沙,生態脆弱。

  2016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視察時明確指出,寧夏是西北地區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要大力加強綠色屏障建設。

  2018年9月,自治區成立60周年大慶,習近平總書記題詞“建設美麗新寧夏 共圓偉大中國夢”,殷殷期望,字字千鈞。

  自治區第十二次黨代會提出大力實施生態立區戰略,主動承擔起維護西北乃至全國生態安全的重要使命,打造西部地區生態文明建設先行區;把山水林田湖草作為一個生命共同體,統籌實施一體化生態保護和修復,構筑以賀蘭山、六盤山、羅山自然保護區為重點的“三山”生態安全屏障……

  天育物有時,地生財有限,而人之欲無極。人類追求發展的需求和地球資源的有限供給是一對永恒的矛盾,如何化解?這一歷史之問,同樣是寧夏發展的必答題。

  千百年來,賀蘭山以巍峨的身軀為寧夏平原遮擋風雨,阻攔寒流,阻隔沙漠,為寧夏發展貢獻了周身寶藏,被寧夏人尊稱為“父親山”。然而,在“靠山吃山”的傳統、粗放發展方式中,滿身是寶的賀蘭山遭遇無序和野蠻開采,山體被嚴重破壞,甚至登上了中央環保督察組的“黑名單”。

  “父”若抱恙,“家”豈安好?

  2017年4月26日履職自治區黨委書記后,賀蘭山的生態環境整治便成了石泰峰最為掛懷的事情之一。當年8月22日,石泰峰首次調研賀蘭山生態環境整治情況。彼時,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內的礦山已全部關停,生態修復工作正在緊張進行中。石泰峰沿著采挖留下的深溝大壑一路走、一路看,十分痛心。他指出,賀蘭山是寧夏生態的重要屏障,賀蘭山的破壞雖然有歷史原因,但我們這代人一定擔負起保護賀蘭山的歷史責任。要采取有力措施,加快生態修復步伐,打一場全民保衛戰,讓賀蘭山不再“哭泣”。

  在當天召開的座談會上,石泰峰進一步指出,生態環境問題既是一個發展問題、環境問題,更是一個重大政治問題,要從講政治的高度、從向習近平總書記看齊的高度、從維護黨中央權威的高度,清醒認識保護生態、治理污染的極端重要性、緊迫性和艱巨性,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大力實施生態立區戰略,打造西部地區生態文明建設先行區,承擔起維護西北乃至全國生態安全的重要使命。

  賀蘭山生態環境整治也由此成為寧夏實施生態立區戰略的一場關鍵“戰事”。

  自治區黨委、政府高度重視,聯合出臺治理方案,明確提出“態度要堅決、行動要迅速、措施要精準、責任要壓實”。

  自治區黨委書記石泰峰多次就賀蘭山生態環境整治工作聽取匯報、作出批示、調研暗訪。

  2018年6月5日,石泰峰輕車簡從,再次來到賀蘭山,走進石炭井李家溝,惠農王泉溝、紅果子溝、沙巴臺、正義關等煤礦采區整治點,調研督查生態環境修復治理情況,指出要再接再厲、持續用力,堅決打贏賀蘭山生態保衛戰。調研中,石泰峰對“打贏賀蘭山生態保衛戰”作了進一步闡釋:堅持把賀蘭山作為一個整體來保護,無論是自然保護區內還是保護區外,都不允許進行野蠻破壞生態的露天開采。

  2019年4月16日,石泰峰再一次深入賀蘭山,走進石炭井炭梁坡煤礦采區、賀蘭山西夏區段主佛溝硅石礦采區,查看露天采區整治、礦山修復及生態恢復情況,現場督辦賀蘭山生態破壞問題整治情況及存在問題,再次態度堅決地指出,破壞賀蘭山,就是在毀壞寧夏人賴以生存的家園,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必須態度堅決,敢于碰硬。他指出,要算好長遠賬、經濟賬和生態賬,要把賀蘭山作為一個整體來保護,無論是自然保護區內還是保護區外,都絕不允許以露天采礦的方式野蠻破壞山體,要加大生態破壞問題的整治力度;要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加快生態破壞區域的系統化治理、一體化修復,堅決打贏賀蘭山生態保衛戰,為子孫后代留下綠水青山。

  自治區主席咸輝到賀蘭山整治現場實地調研并多次主持召開政府常務會,強調要以更大力氣、更高標準、更嚴要求做好賀蘭山環境保護工作,向中央和全區人民交出負責任的、合格的答卷。

  在自治區綜合整治領導小組的統籌帶動下,自治區相關部門密切配合,及時出臺相關政策,采取多種措施,協調聯動,使整治工作有力推進。

  截至2018年年底,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內169處整治點階段性整治任務全面完成,全部通過自治區階段性驗收并銷號。在整治區域內,通過削坡覆土、填埋渣坑、播撒草籽等技術方式,全部進行了生態修復與植被恢復,總生態恢復面積達5萬畝。整個山體的林草植被恢復任務基本完成,生態環境逐步改善。如今,坡度30度以下的整治區域,植被覆蓋度達到50%左右。

  “人退出了,野生動物自然就回來了。”5月7日,寧夏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吳濤接受記者采訪時感慨地說,如今自己和同事們巡山管護時,最開心的事就是看到漫山遍野的野花和山間三五成群奔跑的巖羊、馬鹿,“沒有了人類活動干擾,它們像在自己家里一樣自然”。

  今年年初,寧夏對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內環境整治工作整體轉入鞏固提升階段,一個個山體上的“傷口”被填埋覆土,播撒草種。“雨后,毛茸茸的一片綠,讓人感覺到這座山重新充滿了希望和生機。”吳濤說。

2.jpg

在蒙古扁桃下散步的巖羊。

  讓“父親山”更美

  賀蘭山自然生態保護區生態整治取得階段性成果。但是,隨著修復水平進一步提高,也出現了一些新問題,比如:受地質條件影響,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內169處整治點生態修復程度不一,開展高標準的生態修復還有一定難度。去年以來,自治區黨委、政府對賀蘭山自然保護區保護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根據自治區黨委、政府的要求,整治領導小組辦公室及時啟動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外圍帶環境整治工作,先后于2018年8月、10月、11月、12月和今年1月,分5輪協調組織相關單位對保護區外圍帶人類活動情況進行拉網式排查和實地調查,并就外圍整治依據、點位措施等內容征求各成員單位意見建議。

  5月7日,細雨中,記者走進賀蘭山。行駛在S301省道,偶爾會碰見運送物資的車輛。這條被當地人稱為平石路的交通動脈,是通往賀蘭山腹地的主要通道,也是曾經熱鬧非凡的運煤大動脈——曾經,在這條路上,運煤車輛晝夜排著四五公里長的車隊,運煤的人們吃著泡面、裹著被子一等便是一兩天。

  如今,隔著綿密的雨幕,賀蘭山中再也聽不到“轟隆隆”的采掘聲。

  據了解,自治區賀蘭山綜合整治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在修訂《賀蘭山生態環境綜合整治修復工作方案》,隨著方案的實施,賀蘭山將山更青水更綠。(宗時風 海棠 毛雪皎)

【編輯】:王雪玲
【責任編輯】:王雪玲
【寧夏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寧夏日報報業集團 寧夏新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寧夏銀川市興慶區中山南街47號寧夏日報新聞大廈 郵編:750001 新聞熱線:0951-5029811 傳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談:0951-603178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6412017001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908244號
新聞出版總署互聯網出版許可證:新出網證(寧)002號 公安網監備案編號: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050號
工信部ICP備案編號:寧ICP備1000067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寧B2-20060004
法律顧問:言成律師事務所 法律顧問:言成律師事務所 鹿璐 電話:13369511100,15109519190
宝马论坛平码论坛